悖悖论

最虔诚者只祝祷,不虔诚者还会有所求。

我很好奇我会不会有某些微小的行动形成了蝴蝶效应彻底改变了某个人的一生

死即睡眠, 它不过如此!

倘若一眠能了结心灵之苦楚与肉体之百患,

那么, 此结局是可盼的!

死去, 睡去...

但在睡眠中可能有梦, 啊, 这就是个阻碍:

当我们摆脱了此垂死之皮囊,

在死之长眠中会有何梦来临?

它令我们踌躇,

使我们心甘情愿的承受长年之灾,

否则谁肯容忍人间之百般折磨


萨特:他者的凝视

尼采:深渊的回望

加缪:镜子里的自己回看,干,我真帅

虚空中的玻尔兹曼大脑:我跟你讲哦,我们来造一个有东西的宇宙看看里面的存在是什么感觉吧!……没关系的,我会把它设成熵增的以防事情变得奇怪~

我(年轻,幼稚):我希望有好事发生

我(现在):无论发生什么坏事,希望它至少比较有趣好笑

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是句废话,你就是起跑线,你的孩子早就输了

我不知道灵魂是不是真的存在,但我知道我面前的这个存在就缺少一个灵魂

——每天早晨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

我:我想知道如果现在我吻你是出于决定论还是自由意志

被扭送派出所的我:自由意志只是幻觉!自由意志只是幻觉!~~~~

“可是教授,这些电车难题的东西在现实生活中根本用不到啊。”

(道义论者的原文是素食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