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悖论

最虔诚者只祝祷,不虔诚者还会有所求。

又到星期五了,每当我不得不再次思考这个问题,总是无可救药地陷入目的论式的无限追索中,最终只能以坍缩成西西弗斯式的存在危机的奇点告终,然后荒谬地同时爆发匮乏和恶心——今晚吃什么? 


评论(17)

热度(858)